「因為你沒有想好自己想做什麼。」
「….是這樣嗎?」
「對,因為你沒有想清楚。」
「………是這樣嗎……..」

上星期六,與ITI的學長Eric、Andrew及同學Clara吃飯時,聊到自己人生規劃的問題。我說我明年想申請澳洲或是紐西蘭的Working Holiday簽證,到那邊生活個一年。其實,我的身邊有很多朋友已經知道這個計畫,也知道我想去的決心。但我在跟Eric聊到這個想法時,我跟他說出了我怕回來之後,工作會變得更難找的擔憂。

「我很想去澳洲,但也有點擔心這樣去了一年回來後,工作不好找。」
「這是一定的。」Eric開始分析。「你想想看,你之前是美語老師,之後讀了ITI,ITI畢業之後在貿易公司工作,沒過一年又要出國Working Holiday,你的履歷顯得很不連貫,雇主會認為你是個沒有方向的人。」

「你沒有想好自己要做什麼。」

是這樣的嗎,因為我沒有想好自己要做什麼?我多想反駁,可是我說不出話。

說不出話的原因,是因為我不完全同意Eric的結論,卻又不得不承認他說的一點也沒錯。的確,具體來說,我到目前為止,我都無法說出自己想要做什麼。我很想為自己辯白,卻只能不停喃喃自語「是這樣的嗎….?是這樣的嗎…..?」

腦袋空白啞口無言心跳聽得很清楚。



還記得在大學剛畢業找工作時,常被問到這樣的問題。
Q:你期望5年後的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
看到這種問題,我真的一點都不想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公式一點的答案呢,我也不是不會寫,比如說:『我希望自己能夠從前三至五年初階職員的經驗中,學習組織管理的能力,並融入企業文化。若這五年來,我的工作能力被公司肯定,並拔擢為管理階層或派駐海外,我必勇於承擔更有挑戰性的任務,並帶領新進人員一起為公司尊崇的價值與未來奮鬥,與公司同仁一起努力,一起成長。』這一類見鬼的東西。

真心的答案呢,永遠只有一句:『我不知道我五年後會如何,但我希望我很快樂。』這種雇主看起來很見鬼的東西。

當然我也沒有傻到真的把這種答案寫在考卷上,但我一直很清楚,我對自己生命價值的期望,遠大過於對於工作成就的期望。我對於提昇自己生活品質所花下的時間,遠高於為了公司徹夜不睡犧牲週末而投入工作的時間。

我很清楚自己在追求什麼,只是在台灣,亦或說是亞洲這個社會價值觀下長大的我,也常常會有很矛盾很不想屈服,卻又得面對不得不跟著主流價值觀走的窘境。因此,我的人生總碰到許多意想不到的轉彎,我花比別人多的時間在路上看風景。我的上山路線是九彎十八拐,不是走陡坡登頂。我不是沒有碰到挫折,我的挫折多到就算我對自己選擇的路很懷疑,卻還要假裝有自信的笑著對身邊的人說這是我選擇的請讓我自己走吧。

我花了不少時間走東走西,可是誰說人生本該直線到底?

寫到這突然覺得很諷刺,我走的根本還是家人或社會期望的路,一個領月薪上班的普通人,一點也不特別。我還以為自己是什麼了不起的精神領袖還是非主流樂團歌手啊。



總之那天,我看著在高科技產業工作,每天10點11點才回家的Eric及Clara說: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可是我知道我不想過你們這種生活。哪來的勇氣說出這句話我不知道,但一點也沒有挑釁也沒有不認同彼此生活方式的意思。不過,終究是一起在ITI熬過來的好同學,有些默契還是存在的,這種交流難能可貴。

我沒辦法改變大環境,可是我也許可以改變我自己。一個人能夠真真實實的做自己不容易,但若能找到讓自己不會後悔的生活方式與價值,就算不是社會上最成功的人又如何。今天這樣有感而發,其實是因為收到了Eric寄來的一篇文章,看到這篇文章,總覺得跟上週六看到的他合不起來。總以為,想要在工作上闖出一片天的他,是不容易被這種文章感動的…也許,我對他的了解也不多吧。

這樣的話,扯平!!
 
Eric寄來的文章:我們生活得太沉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reene 的頭像
sereene

What's new, iRene?

sere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