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昆明市金碧路金碧廣場旁

駝峰客棧是這趟旅行所住的客棧中,我最喜歡兩家之一;八天旅程的頭一晚與最後一晚,都在此度過。喜歡這裡的原因很簡單,他乾淨、寬敞、有格調、活動空間大、櫃檯服務好、而且位於昆明市中心做什麼都方便。

  

 

不過,有一個重大缺點,就是吵,非常非常非常的吵。

 

 


還記得我們第一天去登記住宿時,櫃檯遠遠看到背著十幾公斤背包爬上三樓氣喘吁吁我們,就親切地揮手大聲說歡迎。過沒多久確認完我們的訂房後,一位年輕櫃檯妹妹,一邊拿著我們的房門鑰匙,一邊帶著不知該如何形容的微笑對我們說:「當初訂房時,我們有說過這邊環境比較吵一點,妳們知道吧?」

環境比較吵一點?是什麼意思,我不知道。
「就是說,我們這邊是市中心,所以外面都是街道,會比較嘈雜一點。」櫃檯妹妹依然帶著不知該如何形容的微笑說著。

那沒關係,只要不是到處都有人在開PARTY那種吵就好。
「喔,不是不是,只是靠近街道比較吵。」

那沒關係啦,這種吵沒問題。
「那,這是妳們的鑰匙,這是妳們的早餐券,押金明天退房時還,祝愉快。」

開開心心著鑰匙找到房間之後,第一個感覺就是,這房間設計挺有風格的。至於吵不吵,還好嘛,只不過就是窗外的車來人往,還有隔壁工地打地基的聲音而已。櫃檯小姐真是太客氣了。

 
標準間,兩張單人床帶衛浴,100RMB/Day。我喜歡這種簡單又獨特的民俗風格。


 
房間桌上放著耳塞。怕吵的人,請用。(後來事實證明塞了也沒用。)


 
洗手間也和房間一樣,很有質感。

沒想到,這一切只是錯覺。實際上,駝峰客棧的樓下,有一片非常廣大的BAR與DISCO區,一間連著一間,一到晚上就熱鬧無比。我們房間的正下方,我想應該就是DISCO廳吧,一到晚上營業時間,音樂大得震耳欲聾,砰砰砰砰的節奏聲響徹雲霄。

我們入住的時間是下午四五點,DISCO尚未營業,因此我們房間還挺安靜的。誰曉得,我們不過出去吃個晚飯,又逛了一圈商場及大街回來,才幾個小時,房間的氣氛就全變了。

首先是聽到有人拿著麥克風,大聲唱著中古國語勁歌組曲,一首接一首,每一首都有搖頭風;主唱人異常的HIGH,不僅大聲唱,還大聲叫「來,各位跟著我一同歡唱,不會唱的人請舉起你的手,跟著音樂搖擺。喔~~~~唷~~~~嘿~~~~」

原本我以為這只會唱個一兩個小時就結束吧,沒想到,那時候大陸還在放年假,為了歡度新年,這種歡唱可是唱徹夜的。我沒輒了,這種聲音之大,簡直就像一個音箱直接對著你的耳朵轟,我的任何一點睡意都在他的喔~~~~唷~~~~嘿~~~~間消失殆盡。怎麼辦,我來大陸的第一天就睡不著,再加上之前一天也因熬夜整理行李沒有睡多少,這兩天連續不睡,我之後的旅途怎麼辦啊,會不會因為勞累而在去中甸時得高山症啊。就這樣擔心著擔心著,我反而漸漸失去了意識,也淺淺的睡了一下。

但是,這DISCO實在太神了,你永遠料不到他下一步要做什麼。就在我淺淺的睡著時,一個響亮的「咻~~~~~~~~蹦!!!!!!!」劃破天際,我一整個驚醒了。MD!怎麼會有人半夜放煙火!!!聽到眾人歡呼聲,尖叫聲,簡直失控地狂歡著的聲音,我真的快瘋了。轉身看看Dora,啊好,這麼吵也可以給我睡到打呼,難道全世界就只有我失眠嘛?

於是,一整夜過去,我根本沒有休息到。退房時也因為過於疲累,懶得跟櫃檯抱怨了,畢竟要抱怨也該是半夜三點衝出來抱怨,而不是在這祥和又安靜的清晨五點半。不過,旅程的最後一天回駝峰住宿時,我跟櫃台要求一個安靜的房間,櫃檯也非常和善的給了我一個安靜的三人房,讓我們兩個人住。甚為感謝。

不過駝峰客棧吵歸吵,他所塑造出來的隨性與自在的氣氛,讓我依然給他極高的評價。在駝峰住宿的多是歐美的背包客,大家在大廳互相交換情報,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閒聊幾句,感覺起來就是舒服。另,駝峰看金碧廣場的景觀也很好,晚上若拿瓶啤酒坐在院子裡,對著夜景發呆一小時,也不失快意。因此,撇去了吵這個缺點不說,駝峰的確是個名副其實極受歡迎的好客棧。

 
通往客房的走道。那天晚上有人在這邊輕輕地彈著吉他,並對所有過路的人微笑。

 
櫃檯兼吧檯。想要問事情的打電話的住房退房的純粹打屁聊天的,都來這。


 
背包客旅遊資訊,留言找旅伴,各式各樣的雜誌,誰掉了的日記本,有的沒的小文宣。



床單上被單上,都有繡字。我說,這表示Together Forever的意思。


 
我沒有啤酒,但是我拿著可樂對著這個夜景坐了一小時。

 
最後一夜,我們貪婪地享受了安靜又寬敞的三人房。真謝謝那位有人情味又通情達理的櫃檯妹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reene 的頭像
sereene

What's new, iRene?

sere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