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在家 看了日本節目"戀愛巴士" 


這是一個聚集了日本的年輕男女約七八人
一起搭乘一台小巴士 環遊世界  體驗生活  並找尋戀愛對象的節目 
這回 他們來到了非洲

今天想要說的感觸  其實跟這節目的性質無關
無關旅遊 無關戀愛  
純粹只是看到了他們在非洲發生的故事而起的情緒   
應該是有點後悔及自責的情緒

進ITI之前 也就是我還有工作收入的時候
曾透過世界展望會 認養了兩位兒童
一男一女  
女孩子的年紀大一點  眼中帶著她那年紀不該有的沉重與憂鬱
男孩子才剛上小學 天真可愛卻又有點怕生 是讓人一看就想要疼的寶貝
一個月資助一位小朋友700元 對有收入的我來說不成問題
但是 考進ITI之後 沒了收入
跟家人商量的結果是 先暫停認養  
等我以後有了工作 再繼續
雖然心中覺得有點不妥  但一方面也認為  世界展望會應該會把所有資助人的捐款
平均分配到這些小朋友身上  
即使少了我的資助 我的小朋友應該也不會因此而陷入困境吧
說不定世界展望會 很快就會安排其他的資助人給這兩位小朋友了
因此 在進入ITI之後  我跟這兩位小朋友的資助關係也就斷了

然而  前幾天看"戀愛巴士"時  
節目中的團員到了非洲 在小村莊內見到了許多當地的小朋友
其中有幾位小朋友因為失去了父母或其他不詳因素  生活困難
因此透過了類似世界展望會的機構  得到了日本人的資助 
有位女孩子  拿著日本資助人寫來的信與照片 拿給"戀愛巴士"的團員看
請他們幫忙把日文翻譯成英文  

翻譯出來的內容 大致是日本資助人的自我介紹 與一些對女孩的關心
像是"學校生活如何呢?" "生活方面一切都好吧?"
"多跟我說些學校裡有趣的事情吧!" "希望再聽到你的消息" 等等
當這位女孩聽到信中的關懷與問候時  竟然忍不住的流下眼淚
即使起身回到同伴身邊 還是不停的掉淚

看到這一幕  我的心中受到很大的衝擊
因為在這之前 我一直膚淺的認為 我們對這些兒童的幫助
僅止於生活的改善而已  
我們所捐的錢  能夠真正改善他們的困境  就很不錯了
可是 我沒想到的是 我們的存在 我們的書信往來
對他們而言 也是有意義的
無論是隻字片語也好 一點小禮物也好
對他們而言 都能真正進入心中  影響他們的喜悲



是我把自己看得太渺小  還是太自負呢?

我自卑的認為  對這些兒童來說  我只是一位遠方的陌生人
對他們的生活起不了太大漣漪  更別說有多大影響
同時我也自私且自負的認為
斷了對他們的資助 最擔心的就是他們的生活陷入困境
萬萬沒想到的是 我斷掉的最大資助  其實不是錢啊
而是他們對我的信任與期盼  
期盼著再看到你回信  得到你關心的那種依賴啊

看著節目中的非洲女孩掉眼淚
我也跟著掉眼淚
看著節目中的團員  唸出那封對我們而言平凡無奇的書信時
那位非洲女孩的感動  
我真的覺得 我一直以我自己的生活經驗去估量對方的需求與期待
真的是大錯特錯了

那一刻  心情有點複雜
.
.
.

以後工作後 應該會繼續認養兒童吧
畢竟我得到的已經太多 而有些人永遠不足
我實在沒有權力獨享這些上天賜予的優渥生活啊

而這次 我不會再輕易放棄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reene 的頭像
sereene

What's new, iRene?

sere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