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一車,由莊怡軒駕駛.而另一車是沈泰霖負責.這兩人從小就是童子軍長大.所以對保護自己與他人性命應該有所堅持.所以大家坐車大可不用擔心.(其實張皓敏滿緊張的.因為莊怡軒下山時只要一遇到轉彎,必定先大轉到對方車道,再徐徐把車拉回自己的車道.感覺起來那條山路簡直是莊怡軒開的一樣.張皓敏爲此緊張不已.)
在車上看著莊怡軒開車,後面跟著沈泰霖,兩個車上都是已經認識15年以上的老同學.這種感覺真的挺複雜也挺妙的.雖然說大學時代開始,跟朋友出遊幾乎都是以車代步,開車出遊應該不是件希奇事;但是看著他們兩個駕車,卻打從心底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因為我們打從小時候就認識了,那時的大家會做的事情可多了.好比說:男生女生繞著教室互相追打,女生一旦追到男生了,一定會把男生秒殺,毫不留情,而證據就是大腿或背上火紅的巴掌印;膽子大一點的男生不知何處找來的超級大蜘蛛,把大蜘蛛身上塗滿立可白,趁女生不注意時放在她肩膀上,然後叫女生回頭把她嚇個半死;夏天到了天氣熱,男生因為開始長腿毛而不願意穿短褲,而女生卻仗著裙子裡穿了安全褲不怕曝光,大喇喇的掀起裙擺當扇子吹風...。就是因為這些鮮明回憶,對比到眼前已經將近30歲的"莊先生"、"沈先生"、"范心理諮商師"、"竹科好命工程師"等人,忽然會有一種對不起來,時間過得比想像中快好多倍的不可思議之感。

 

在車上聊著聊著,也不知怎麼的就到了九份。果然假日人多,雖然當天陰雨綿綿起大霧,遊客還是多得要命。入口附近遍尋不著停車位,車子不得不往山下停。其實這時大家擔心的不是停車位的問題,畢竟在台北找停車位找上1小時的事也不是沒有過;大家害怕的是車子往山下開,開越遠等會兒要爬的樓梯就越多,這對於已經缺乏運動習慣的我們來說簡直是可怕。但是大家畢竟也還是要維持尊嚴形象的,所以心理面雖擔心,臉上表情開始扭曲,還是不會有人開口說什麼。

終於爬樓梯的時間到了。本人因大學時代參加野營社之出隊經驗得知,爬坡時排在隊伍越後面越難抓到步調,因此第一時間衝到隊伍第二位,頭也不回的爬了起來。

.....臉果然開始紅了、.....開始有點喘了、.....腿有點無力了、....速度變慢了、.....頭昏昏、、、喔...幹嘛來啊! 

"喔!孫敏華妳爬不動了吼!"豬腦高郁凱,你刺激我做什麼!
"哪有!"逞強說出這句話之後,還是一鼓作氣爬上去暢快點!越休息越累!

這時大家都已經從喧嘩趨於平靜,只管爬,就算喘氣也不敢太大聲。現在想想,那麼拼幹嘛?又不是去比鐵人三項,中途休息也不是什麼丟臉事啊!莊怡軒你以後殿後好了,你身高那麼高,腿那麼長,走第一位給後面隊伍太大壓力了。

不過,其實也沒爬多久,應該不到15分鐘吧,就已經到了7-11入口處。開始有吃的喝的出現在眼前,大家精神就來了。由於范文綺帶了日本朋友Toshie來,要好好向她介紹台灣的小吃,幾乎看到什麼都想試試看;因此在走到芋圓店前,范文綺跟Toshie就已經吃了不少東西,芋圓根本就吃不下。我忘了我們一路尋找的超有名芋圓店叫什麼名字了,它位於國小正門前,入口很小因此大排長龍。雖然一路艱辛爬到這兒只為品味芋圓美味,大家吃完後卻一致認為這家芋圓沒有傳說中的香Q可口,所以有點失望。不過吃芋圓的過程中,莊怡軒提供的一個冷笑話卻讓大家心情立即變好。笑話內容就簡短在此說明一下:

糖的媽媽是誰?
是誰大家苦思許久,完全想不出答案! 之後莊怡軒自己公佈。
[花](ㄟ?)--因為 花生糖

那麼,糖的爸爸是誰?
誰曉得糖爸爸是哪位、、、
[海](關海什麼事?)--因為 海上花
此時張皓敏下意識蹦出一句"那也不代表海一定是爸爸..." 
恩....

-__-? 繼續!

花改嫁了,嫁給一個外國人,幫花生糖生了一個弟弟。弟弟叫什麼名字?
西雅圖回來的范文綺 說出了驚人答案!
[醬](答對了?亂猜也會中唷?)--因為 花生John

冷~~~

三題結束。唉,好累、、、!本以為到此告一段落了,沒想到下午我點了個"花生蹄膀"套餐,竟讓沈泰霖靈機一動大叫說"啊!花生糖又多了一個兄弟!"...真的好冷...!!

莊怡軒自從到了大陸之後,冷笑話數量呈等比級數成長。不只是出去玩會被冷到,連MSN上都可以隨時來兩句,威力無窮!請大家隨時準備接招!

另外,至此一直沒有提到一位非常特別的同學,這次雖然沒有出席,卻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腳色。他不知為何,一直出現在大家的言談之中,尤其是提到范文綺時,一定會一同把這位同學帶出來。余瑋才同學!非常感激你精神的支持!范文綺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你了,不知是否對你特別想念、、、

待續

 

九份之旅全紀錄 寫真在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reene 的頭像
sereene

What's new, iRene?

sere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