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在都市待太久,我發現...
我對山啊海啊天空啊的需求量,大於一般人需求的平均值,於是,今天又開著車往有山有海的東北角跑了.

好笑的是,當我跟我婆說,"我們去東北角吧!"的時候,我婆回想起了今年中秋節在東北角遭竊的事,竟然哀怨地回了我一句:唉,那是個傷心地...

這用詞與反應也未免太好笑了,但長久缺乏大自然的滋潤的我,實在太渴望看到貢寮的海岸與雙溪的山巒,於是還是加快油門趁夕陽西下前,速速往東北角奔去.

帶著像機,捕捉了一些釣客的背影.拍照時,我就站在他們身後不到20公尺的地方.他們每每一甩杆,那魚竿與漁線迅速地飛過你身邊時所產生的咻咻聲音,就近距離從耳邊劃過.其實我邊拍照邊擔心我的頭皮或臉什麼的,會被不小心劃過的魚勾勾到,所以一直很小心翼翼的移動步伐,只要一看到有人甩杆,我就趕緊往遠一點的地方跑.其實我應該也把那些釣客搞得很緊張吧,每次甩杆前都還得注意後面這個拿著像機的不速之客,會不會搞不清楚狀況地跑到了"立入禁止"的範圍.




說真的,看他們釣魚,是一個很詩意的感覺.


一群朋友聚在一起,釣魚的釣魚,聊天的聊天,很自在.

 
東北角真的是一個美麗的福地,難怪我的心總是被牽到那裡.

回程走福隆往平溪的這條山路,這裡的景色美得很恬靜,也是我的最愛之一.今天第一次從福隆往回走,景色依然舒適宜人.尤其是看到了金色的陽光從雲層中灑下,更是驚艷,趕緊把車就近停了,拿了相機就衝出來照下這張照片.


好啦,將週末的旅程簡單做了個紀錄.跟我客訴說網誌沒有內容的老大們,這篇夠你們吃早飯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reene 的頭像
sereene

What's new, iRene?

sere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